Author Archives: wc9

曼谷2019:死亡铁路

死亡铁路 (Death Railway) 是当年二战期间,日军强迫战俘兴建这条用以运送军队物资,往返泰国和缅甸的铁路时,牺牲了几十万条人命而有死亡铁路这个称号

死亡铁路这个旅游景点在泰国极富盛名,连在地人也为之疯狂那种
(我们的整趟旅途,外国人应该少过20%)

死亡铁路平时从 Thonburi 车站可到达,一天有两趟火车,车票100baht

但周末的话可以考虑像我们那样参加由泰国铁路局安排的“死亡铁路观光列车” 曼谷-Kanchanaburi 一日游 (Weekend Excursion Tour 909/910)

要参加“死亡铁路观光列车”一日游最好提早买票,票一般都会在出发前60天就开始售卖了的,我们是前一天才特地跑过去买,结果买不到连位的
注:位子在火车上抓很紧
票只能 walk in 到 Hua Lumpong 车站买
车票有两种… 120baht 没冷气和 240baht 有冷气
有冷气的不能打开车窗,不能打开车窗=不能把头伸出去拍照 lol
没冷气的,去的季节不对,你就可以知道烤鸡的原理了 lol

“死亡铁路观光列车”行程长达13个小时左右
0630 准时在曼谷 Hua Lumpong 车站出发
注:其他列车我不确定,但这个观光列车每一个点的时间抓到蛮准确的

买少见少的“旧代”火车

1,2号车厢是 2nd Class 座位,有冷气的
3,4,5号车厢是 3rd Class 座位,没冷气的

我们的2号车厢

位子是坐卧式 (1,3,4,5号车厢的是对坐式座椅)
由于旅程有点长加上不够睡
坐卧式的位子这点大加分

在漫长的13个小时的旅途中也不必担心会饿坏
因为除了可以在沿途的停下的几个站点吃吃喝喝之外
火车内不时会有人兜卖一些道地小吃

正食(晚餐)在火车行驶中会提供预约
食物蛮多样化,而且价钱不会比外面吃贵

另外,每到下一站之前都会有专人很贴心的在各别车厢讲解有关下一个景点的故事和逗留的时间
美中不足的是,他只用泰文讲解

*****

“死亡铁路观光列车” 曼谷-Kanchanaburi 一日游 (Weekend Excursion Tour 909/910) 漫长的13个小时行程如下

0740hrs – 第一站 Nakhon Phathom (逗留40分钟)
Nakhon Phathom 位于曼谷西部约50公里
属泰国最古老的城市
是佛教最早流传入泰国的地方

在这里主要是去参观泰国境内至今已有千年历史的最古老佛塔 – Phra Pathom Chedi

结果我们对坐落在附近,道地的菜市场更感兴趣

0935hrs – 第站 桂河桥 – River Kwai (逗留25分钟)

这座座落在桂河上的桂河桥
属于死亡铁路的一部分

这里也因为电影 “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而闻名
电影1957年在英国上映,讲述了二战时期英国军官被迫为日军建造桂河大桥,之后全力阻止大桥被英国特遣队炸毁的故事
1958年,该片获得第30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第15届金球奖剧情类最佳影片等奖项

当然品尝道地小时也是此行程的主要目的之一 lol

1100hrs – 第三站 桂河桥 – Tham Krasae Bridge 峭壁高架铁路 (照片网上採的)

这里是此行程里最吸睛的一个景点
冷气车厢的乘客们可以透过厚厚的玻璃镜欣赏这个整段铁路路途里风景最美的一段行程

或可以好像我那样跑去其他车厢8卦 lol

Tham Krasae Bridge 也属死亡铁路的一部分火车轨道的
这一段铁路以木板和泥石沿着陡峭的岩壁搭建
注:火车不会停留在这一站

1130hrs 第四站: Sai Yok Noi 瀑布 (逗留3小时)

瀑布距离火车站蛮远的
一下火车就跟着其他乘客坐一旁的 tuk tuk 车往瀑布去
下车被要20 baht 才知道天下真的没有免费的午餐的 lol

午餐…

吃饱到处乱晃…
作为纪念修建后又被摧毀的死亡铁路线
的日制C56蒸汽机火车(编号702)

Erawan 国家公园
瀑布的水源也在附近

距离瀑布大约两公里吧…
我们不是用走的 lol

下午大约 1420hrs 回程
火车会用同一条铁路返回曼谷

16:53hrs 第五站: Kanchanaburi 二战盟军墓地 

下火车后走出大马路,向左走约 5 到 10 分钟,就会看到二战盟军墓地在对面
这里埋葬着 6,982 位筑建死亡铁路的盟军战俘
二战结束后,Colin St Clair Oakes 设计了这个墓园,CWGC (Commonwealth War Graves Commission)将其列为二战遗址,并加以修缮和维护,以供亡者后人与公众参观和悼念
(不敢在墓园拍照 :p)

从Kanchanaburi 回到曼谷大约2.5 小时
之前 order 的晚餐也会在这个期间派送
抵达曼谷大约 19:25hrs

真的要去一趟才能真正感受到(一点)死亡铁道背后惊心动魄事迹….

 

葵瓜籽怪谈

十五日满月之日,我手里搓着个小兜子,在小神社前徘徊并等待着他的到来。夜里冷得很,我的手不停的颤抖着,身子也缩入大衣里,免得着凉。忽然之间,一阵彻骨的寒风袭来,周围也起了浓浓的雾。

我知道,他来了。

也许因为害怕,我颤抖得更厉害了。抑制住恐惧,我打开小兜子,从里头抓了一把葵瓜籽,不间断地往地上撒去。当兜子终于空了,我马上抓紧大衣,头也不回地离去。

我快步走着,生怕一回头就会成为下一个祭品。没错,他,并不是人,而是个事实切切的灵体。他,是我过世的爷爷。

一切,都要从三年前的事情说起。

当年,我还是个高中生,坚信于科学,绝对不会相信毫无根据的鬼神之说。我的家庭不算富裕,除了我和父母以外,家里还住了爷爷。父母都是工作狂早出晚归,家里只留着我和陌生的爷爷。虽然如此,我宁愿独自一个人,也不愿意和爷爷相处。他是个怪人,总是爱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有时脑子还会放空数个小时,和他说话时,他还会露出一个猥琐的模样。父亲老说他老了不中用,大概是痴呆了,放着他不管。

爷爷以前是个生意人,日子过的不错,父母也因而对他的家产虎视眈眈。退休后,他搬到了家里和我们住。起初爷爷非常开朗,和我们一家有说有笑。过了一段日子,他开始发起了癫痫症,并变得畏畏缩缩,去了许多所医疗站,都查不出病源。他还开始啃起了葵瓜籽,一天至少会啃上两三包。更奇异的是,他像是啃得了上瘾了,要是没给他吃着,他就会变得很痛苦,还会发疯似的对我们一家三口大骂。

还记得那是个阴沉的傍晚,那一阵阵的冷风令人不禁起疙瘩。我如常地从地铁站步行回家,期待着晚上会在电视上播放的港剧。关上了屋子的大门,我才发现父母提早下了班。我草草地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并赶快上了房间。隐约中,哇好像看见了他们紧绷的脸,不知是不是工作累坏了。

深夜,我从噩梦中醒了过来。为了缓缓心跳,我慢慢在床上坐了起来,还想了想刚才的梦。我望向闹钟,才凌晨两点半。努力睁开模糊的双眼,我决定上个厕所再继续和周公的约会。走向洗手间,我看见父母的房间还亮着灯,里边还传来细细的谈话声,我从他们房间的小缝隙往里面望去,里面的情景让我全身的疙瘩马上立了起来!

父亲正握着菜刀狠狠地往爷爷的胸口刺了下去。母亲冷漠地奸笑着,口里竟吐出了一句“老爷子,家产总算是我们的了!”

我吓得跪了下来,狠狠盖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却迟迟不敢出手阻止他们。全身直冒得冷汗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阴险毒辣!月光夺窗而入,我看着窗外,那满月就像被染红了一样,让大地瞬间成为了血狱。

事情发生以后,父母就草草埋了爷爷的尸体,并承继了他的财产权。出于满满的罪恶感,我始终保持着前所未有的沉默。我心里只渴望自己能赶紧忘了这起血灾,对爷爷的离世半点儿伤感也没有。刹那间,我看见了父母的心狠手辣,也感觉到了人间的毒恶冷漠。但是,我们一家三口都没料到一场悲剧即将发生。

事情过了数天,我在夜里开始会莫名听见一些怪声,仔细听就像是啃葵瓜籽的声音。我转告父母,他们总说我想太多,老是敷衍我的倾诉。对他们来说,钱财总是比孩子来得重要。

这一夜,我又听见了那个诡异的声音。有着科学脑子的我当然当然无法再无视问题的存在,打算走出房门探个究竟。踏着轻松的步伐,我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到了客厅。偌大的客厅只被月亮照亮,我只看见两个影子坐着沙发上,大概是父母吧。

我伸手亮了客厅的灯,但我后悔了。两个影子的确是父母,但他们的面孔扭曲,双手还不停地往口里塞葵瓜籽!地上,沙发边和一旁的茶几都堆满了葵瓜籽壳,分量可多得惊人!我拼了命阻止他们继续往稍微膨胀的肚里塞这些葵瓜籽,但他们就像中了邪,力量变得异常的大,我怎么做都徒劳无功。猛然间,父亲举起了手臂,猛地向我的头里砸,我来不及防备,马上就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睁开迷糊的双眼,我第一个看到的是姑妈。原来,老板多天没有见到父亲去上班,联络了姑妈,让他来探了个究竟,也因此而救了我。姑妈稍带伤感地告诉我事情的结果。当时父母把我打晕了后,还是继续大量啃瓜子,最后因为胃膨胀过度,穿了个大洞,凄惨地死去了。

姑妈是个占卜师,他随后还告诉我一个骇人的秘密。原来,爷爷之前开始大量啃起了葵瓜籽,是被瓜子鬼盯上了,注定要成为瓜子鬼的祭品。他多次尝试劝告父母把爷爷带到寺庙做法驱魔,但都被他们当成无稽之谈。随后,父母为了钱财杀害爷爷惹怒了瓜子鬼,于是瓜子鬼利用了爷爷的冤魂,让父母成为代替他的祭品,所以也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爷爷死于非命,成为了冤魂,久久无法升天。姑妈为了安神,带我到爷爷的葬土上搭了个小神社,并告诉我必须在每年的第六个满月之夜到此献上祭品 – 也就是葵瓜籽。

思绪飘回了三年后的今天,我献了祭品后快步地走回家。我的科学脑子从那时起再也没得用上,我成为了一个迷信者。打开房门,我坐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瞄了一眼手中的小兜子,才发现里面剩了一颗葵瓜籽。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着我的双手,我没有意识地抓起了葵瓜籽,送到了嘴里。

没错,下一个轮回开始了。

葵瓜籽,也许是个普遍的零嘴,谁会知道其中包含着的秘密。坚韧的外壳布满了黑白条纹,在我眼里看起来甚是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