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黄。作品

葵瓜籽怪谈

十五日满月之日,我手里搓着个小兜子,在小神社前徘徊并等待着他的到来。夜里冷得很,我的手不停的颤抖着,身子也缩入大衣里,免得着凉。忽然之间,一阵彻骨的寒风袭来,周围也起了浓浓的雾。

我知道,他来了。

也许因为害怕,我颤抖得更厉害了。抑制住恐惧,我打开小兜子,从里头抓了一把葵瓜籽,不间断地往地上撒去。当兜子终于空了,我马上抓紧大衣,头也不回地离去。

我快步走着,生怕一回头就会成为下一个祭品。没错,他,并不是人,而是个事实切切的灵体。他,是我过世的爷爷。

一切,都要从三年前的事情说起。

当年,我还是个高中生,坚信于科学,绝对不会相信毫无根据的鬼神之说。我的家庭不算富裕,除了我和父母以外,家里还住了爷爷。父母都是工作狂早出晚归,家里只留着我和陌生的爷爷。虽然如此,我宁愿独自一个人,也不愿意和爷爷相处。他是个怪人,总是爱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有时脑子还会放空数个小时,和他说话时,他还会露出一个猥琐的模样。父亲老说他老了不中用,大概是痴呆了,放着他不管。

爷爷以前是个生意人,日子过的不错,父母也因而对他的家产虎视眈眈。退休后,他搬到了家里和我们住。起初爷爷非常开朗,和我们一家有说有笑。过了一段日子,他开始发起了癫痫症,并变得畏畏缩缩,去了许多所医疗站,都查不出病源。他还开始啃起了葵瓜籽,一天至少会啃上两三包。更奇异的是,他像是啃得了上瘾了,要是没给他吃着,他就会变得很痛苦,还会发疯似的对我们一家三口大骂。

还记得那是个阴沉的傍晚,那一阵阵的冷风令人不禁起疙瘩。我如常地从地铁站步行回家,期待着晚上会在电视上播放的港剧。关上了屋子的大门,我才发现父母提早下了班。我草草地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并赶快上了房间。隐约中,哇好像看见了他们紧绷的脸,不知是不是工作累坏了。

深夜,我从噩梦中醒了过来。为了缓缓心跳,我慢慢在床上坐了起来,还想了想刚才的梦。我望向闹钟,才凌晨两点半。努力睁开模糊的双眼,我决定上个厕所再继续和周公的约会。走向洗手间,我看见父母的房间还亮着灯,里边还传来细细的谈话声,我从他们房间的小缝隙往里面望去,里面的情景让我全身的疙瘩马上立了起来!

父亲正握着菜刀狠狠地往爷爷的胸口刺了下去。母亲冷漠地奸笑着,口里竟吐出了一句“老爷子,家产总算是我们的了!”

我吓得跪了下来,狠狠盖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却迟迟不敢出手阻止他们。全身直冒得冷汗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阴险毒辣!月光夺窗而入,我看着窗外,那满月就像被染红了一样,让大地瞬间成为了血狱。

事情发生以后,父母就草草埋了爷爷的尸体,并承继了他的财产权。出于满满的罪恶感,我始终保持着前所未有的沉默。我心里只渴望自己能赶紧忘了这起血灾,对爷爷的离世半点儿伤感也没有。刹那间,我看见了父母的心狠手辣,也感觉到了人间的毒恶冷漠。但是,我们一家三口都没料到一场悲剧即将发生。

事情过了数天,我在夜里开始会莫名听见一些怪声,仔细听就像是啃葵瓜籽的声音。我转告父母,他们总说我想太多,老是敷衍我的倾诉。对他们来说,钱财总是比孩子来得重要。

这一夜,我又听见了那个诡异的声音。有着科学脑子的我当然当然无法再无视问题的存在,打算走出房门探个究竟。踏着轻松的步伐,我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到了客厅。偌大的客厅只被月亮照亮,我只看见两个影子坐着沙发上,大概是父母吧。

我伸手亮了客厅的灯,但我后悔了。两个影子的确是父母,但他们的面孔扭曲,双手还不停地往口里塞葵瓜籽!地上,沙发边和一旁的茶几都堆满了葵瓜籽壳,分量可多得惊人!我拼了命阻止他们继续往稍微膨胀的肚里塞这些葵瓜籽,但他们就像中了邪,力量变得异常的大,我怎么做都徒劳无功。猛然间,父亲举起了手臂,猛地向我的头里砸,我来不及防备,马上就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睁开迷糊的双眼,我第一个看到的是姑妈。原来,老板多天没有见到父亲去上班,联络了姑妈,让他来探了个究竟,也因此而救了我。姑妈稍带伤感地告诉我事情的结果。当时父母把我打晕了后,还是继续大量啃瓜子,最后因为胃膨胀过度,穿了个大洞,凄惨地死去了。

姑妈是个占卜师,他随后还告诉我一个骇人的秘密。原来,爷爷之前开始大量啃起了葵瓜籽,是被瓜子鬼盯上了,注定要成为瓜子鬼的祭品。他多次尝试劝告父母把爷爷带到寺庙做法驱魔,但都被他们当成无稽之谈。随后,父母为了钱财杀害爷爷惹怒了瓜子鬼,于是瓜子鬼利用了爷爷的冤魂,让父母成为代替他的祭品,所以也夺走了他们的性命。

爷爷死于非命,成为了冤魂,久久无法升天。姑妈为了安神,带我到爷爷的葬土上搭了个小神社,并告诉我必须在每年的第六个满月之夜到此献上祭品 – 也就是葵瓜籽。

思绪飘回了三年后的今天,我献了祭品后快步地走回家。我的科学脑子从那时起再也没得用上,我成为了一个迷信者。打开房门,我坐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瞄了一眼手中的小兜子,才发现里面剩了一颗葵瓜籽。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着我的双手,我没有意识地抓起了葵瓜籽,送到了嘴里。

没错,下一个轮回开始了。

葵瓜籽,也许是个普遍的零嘴,谁会知道其中包含着的秘密。坚韧的外壳布满了黑白条纹,在我眼里看起来甚是可怕。